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孵梦里与你相见,在森林中唱游。

莞爾一笑,過去。weibo.com/wmcf5

 
 
 

日志

 
 

落寂的抽烟女人  

2009-07-11 09:57:28|  分类: 青春物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是个抽烟的女人。当然,现在抽烟的女人多了,她只是其中的一个。她说抽烟可以暂时忘却自己。她拿出她的三五香烟,抽出一根,给你。我摆摆手,我不抽烟。那你干什么?看着你抽烟。 

    这是个利落的姿势,中指和食指夹着,旁若无人地吸上一口。把嘴巴晤成O型吐烟圈。她说,我是个O型血的女人,双子星座。我最期盼的就是找到一个O型血的男人,巨蟹星座。我有感觉,要是我真能找的到,我就真的幸福了。那么,你应该是的吧。 

    不是。我是巨蟹星座的男人,但我的血型是AB型。我对女人敏感,特别是吸烟的女人。我喜欢看她们静坐在高脚凳上吸烟,那将是一种特定的氛围。烟雾弥漫在她的周围,就像你现在这样。然后我转身之后再回头看你,你依旧保持着先前的姿势,只是你手中的烟只剩下了一个烟蒂。接着你很随意地扔掉。扔在地上。走离高脚凳。 

    随后。是的,随后,你折回高脚凳。从烟盒里抽出第二根烟,发现你的打火机不见了。你说,借个火。我说,我不抽烟。你继续说,借个火。我耸耸肩,我不抽烟。你从口袋里抛出一枚硬币。我接住。帮我买一个行吗?不置可否。 

    我从地上捡起遗落的打火机。右手的大拇指按下去。她用双手遮住,我给她点上。她对我说谢谢。她很有礼貌。她问我,你为什么不抽烟,男人一般都是抽烟的。可是我不。我想,烟对于我来说,只是一种可以令我咳嗽三声的东西。我起身,对她的脸蛋抚摸了一下。你应该给自己多一个选择。 

    将她抱离高脚凳。她的高跟鞋被她用力地踢落。她穿黑色蕾丝丝袜。我把她放在床上,我离开。她很快叫住我,我不想一个人躺在这张大床上,或许,可以多一个人在上面。我已经来到门边,关上门。 

    大约过了一小时,她开始很大声地叫我。很大声。我在她叫我的十分钟之后来到她的房间。怎么了?她叫我坐在床的一个角落。我说好的。我坐在那里,眼睛看着她。有什么想说的,你说吧,别噎在心里。她什么也不说。她整个人站直在床上。跳,像兔子一样狂跳。我想让她安静下来,我说,你别这样。她有听到我的说话,她继续跳。我抓住她的双腿,让她倒在了床上。 

    她是柔软的,像是一条弯曲的波浪线。回旋着身体,在那里扭动。左眼边上的泪痣有明显的刮痕。她告诉我这里常常会莫名地很痒。我说那你怎么不将它给点掉。她是有理由的,但是我觉得它在我脸上我会觉得自己更漂亮些。我笑,傻丫头。我不会强逼你做任何事情,可你也要自己照顾自己。大约在两年前,我就曾让一个女孩不愉快。是我的过错。 

    其实我并不应该对她说我喜欢她,她很小,是真正意义上的很小。我不应该给予她我的喜欢之后再对她说我们分手吧。我知道她曾哭过,但她还是约我出来对我说,没事的,做不了情人又有什么关系,我也不愿跟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相伴。做朋友还是可以的,但以后,我不会给予你任何机会。 

    很正常的分开。故意的,像是电影里的某个情节被处理的很快。像飞。我将右手放到左口袋里拿东西,因为我的左手很疼。是突然而来的抽筋,我拿出口袋里的钱,买了两张电影票。《阿斯匹林》。我牵着她的手走进影院。她对我说阿斯匹林不是一种毒药吗?我说,是毒药也是解药。比如爱情。没有人想作践自己,可你一旦陷进去,那你只能将它保留着。直至那个人离开,直至忘却。再比如,你可以马上戒掉你的烟吗? 

    我是一个抽烟的女人。我不行。我也不想戒掉。有时候它也有助于我的思考。我可以在点燃的烟下想东西兼写。我在捉弄文字,死亡。重生。被抛弃。自杀。糟蹋自己。命题可以很多,但唯一存在的就是自己。那些文字可以被随时删除改写,或者干脆将纸扭作一团扔掉。用力地撕下。我喝水只用透明的玻璃杯子,因为假使我心情不好我就会将它们摔坏,那乓的一声是清脆的,溅的满地都是。蹲下,一块块地将它们捡起来。最好是能不小心割破手指,那样我就可以吸自己的血。 

    这样的事情我一般一个月进行一次,我怕如果太频繁的话,自己会死于贫血或者供血不足。我害怕没有书,没有声音,没有你。有一阵子我很想外出去旅游。去海南。听说那里有个天涯海角。我想坐在那里的某颗石头上,就坐在那里,静静地等你来找我。现实总是太现实,我没有去成,我没有足够的钱。我似乎对自己的选择没有选择。 

    我很容易陷入思考。即使是看一部好的电影。我也会走神。走到一个杯子或者墙上去。撞在那里,也就定格了。OK包没有理想,包扎了也不见得好,你看我的手指,到现在还留着一点,那是我自残留下的。你说怪不怪,一些平时看起来很快乐的人却在某种场合诉说自己有多么不快乐。看起来人都在善变着生活。比如打电话。喂,诉说点什么,再见。那些言谈中哈哈大笑的样子之后接着就哭泣。 

    有时,我会放着很吵的音乐一个人跳舞。可以跳,抓狂似的跳。饿了就吃泡面。像王菲一样乱扔着房间里的东西,很乱很乱。乱如麻。有时候我也会同情自己,耳根随之波动。取出橡木桶,配上高脚杯,让红酒的滋味在嘴巴里烂醉。 

    你总以为,自己是在别人的眼中有多么重要,其实,每个人最为重要的都是自己。除己之外,是自己喜欢的人。你敢说你都是他们喜欢的人吗?他们爱你,呵,谎话。他们可以对一千个别人说同样刻骨铭心的话。你要找的应该是,会在几条街的狂逛中陪你一起而不说累的人。原谅他们的别有用心。 

    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可以对我感慨她的爱情。她说,在爱情面前,我觉得自己很老了。已经无力去思考了。我真的无法回答她,爱情的旧,像把自己看待成了一个黄脸蛋的人。那样的看待,是残忍的。跟杜拉斯,十八岁的时候我就开始苍老了。一样不可饶恕。 

    你是在麻痹。让我告诉你,曾经的我是一个很直接的人,那时,我经常一语道破别人的心事。我听见他们在我背后议论纷纷。之后我就不再想那么直接。而是,学着婉转,或者,不说话地沉默,让别人感觉我只是一个死人。就端坐在那里,不理睬。不跟我说话。这样似乎,我就会有更多的时间思考,思考生死,思考那些来来去去的人们,他们做的事情是否有意义,他们说的话,是让人欢喜,还是中伤的一条疤痕。 

    她把烟放到烟缸里,灭了。我在她的书架上随便找了本书。《追风筝的人》。我说,这本书借给我看看。她点了点头。那么,我走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