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孵梦里与你相见,在森林中唱游。

莞爾一笑,過去。weibo.com/wmcf5

 
 
 

日志

 
 

随波逐流,随遇而安  

2009-07-20 21:08:06|  分类: 心情絮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个人或多或少的都渴望过爱情,而又有几个能够献身于爱情。 
我不能想象虚伪的爱情能够让对方付出许多,彼时的爱情是否还是此时的爱情。 
归根结底是爱的太多还是恨的太多。 
一见钟情是怎样的爱情,爱情又怎能发生在瞬间。 
或许爱情本身并没有太多的诱惑,只是一时的激情,情窦初开的心有点蠢蠢欲动,不计后果。 
也许有天彼此不再依恋,也没有太多想法的劳燕分飞了。
 

分手就像两只闲逛的白蚂蚁和黑蚂蚁,一旦碰头,就似一盘散沙似地向相反的方向走去,充满着不悦。 
却又忍不住回头远望惜日的恋人,毕竟曾经彼此是爱过的。
 

相思的情愫,在头脑里翻转。离别的痛楚,在内心里作怪。 

无论是爱或被爱的人,都是幸福的彼此。 
爱在心里偷偷暮想,被爱有点不知所措。爱是邂逅迷恋的火花,被爱是别人不具的魅力。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爱上一个人不能被爱是自己的错,被一个人爱而不爱根本没有错。 
爱是永恒的短暂,被爱是短暂的永恒。 
如果能化爱为被爱,那是一种魔力。如果能化被爱为爱,那是一个契机。
 

赶赴一场约会。急忙地,急忙地,路途却实现一种张力,倏忽地缓慢了。 
每次踏步都夹杂着牛奶糖,浓浓重重甜甜蜜蜜。 
又不敢懈怠了时间,三步并作两步地向前。 
恼人的事情也先让它见见鬼去,把个真挚与快乐留下。 
像个戴手表的土人挽起手臂看时间,只看到一片浑黄的皮肤。摸着冰凉。 
她坐在网路的那端急切地召唤。 
还不快起床,死猪,时间都过了,怎么还不来,我可都要走了。 
借着还算清醒的意志,我说对不起。她也不好再责备什么,说你这个坏毛病要改了。我说恩,哦。 
我看不到她。我和她从来不接视频。要求了几次,未果,就算了。 
或许就应该给点距离和思考,有什么说什么,没什么就保持沉默。 
再没什么就继续保持沉默。直到下线。
 

忽然俩个又上来了。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去寻找光明。原来的那个签名成为过去。 
每一天总有些东西是重复的,而更替,仍相同的继续。 
你问我,闭上眼睛,你看到谁? 
我回答,她。
 

其实每次感动和委屈我都做好下点雨的准备。眼看就要出来了,却止住,只当是给眼睛的一次骗诱。 
这次真的掉出来,却止也止不住,任凭流露,也不拿纸巾擦。 
事态的原因究其不过是一句玩笑的话。可我不能原谅,那个可恶的四十多岁的更年期男子。 
告别了快五年的眼泪再次倾泻。
 

我的心是灰色的,它朦胧。 

听着音乐,慢慢化疗,生命光秃秃,像个顽固不化的病人,粉嫩的底色,充斥整个房间。 

回到过去,想,许多坏的,许多好的,好好坏坏。听别人说,我是一个乖孩子。 
我讨厌这样的称谓,我要的不是赞美,而是,一些快乐,对,我不快乐。 
我的脸如同我的心一样灰暗,越去过滤它,越是一塌糊涂。 
让我不得已放弃寻找快乐的念头,所以我用文字发泄心情。 
我将不快乐写成不快乐,我将快乐也写成不快乐。 
让人觉得我奇怪不一般,但我知道,我平凡,像小草,任别人踩踏。
 

你会说:你这也太没骨气了吧。 

恩。会吧。就像人们说看安妮的书会堕落一样,但,看了的人,真的就堕落了吗? 
我会的,但我已不想,再说下去。
 

不知不觉,时间飞逝如火箭。我只有默默地成长,渐渐地变老。 
抓不住逝去的岁月,剩下的只有在记忆中搜索。 
记忆中,有苦、有甜、有笑、有泪,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亦是如此。 
好想摆脱记忆的困惑,让现实回复。但是它又总是不时地徘徊于我的身旁,让我久久不能平静。    
 

站在世界的一角,深呼吸一下,闭上眼睛,只觉得活着真好。 
只觉得心中有点杂质,有点孤独。像落魄的屈原,似落第的张继,在那儿构思一首诗,颇有点诗人的风范。
 

夜里,沉静在漫天星辰的天空,数着一颗、两颗、三颗…… 
这是我最初的梦想,能够独享那璀璨的星空,以及众星捧着的月亮,还有一颗孤独的心在闪烁。
 
陷入沉思,传说月亮上有个美丽的嫦娥,每天端坐在她的宫阙里对着一只兔子忏悔当初偷吃灵药的不该,她很孤独。 
宫阙外的院子里还有个砍树的吴刚,整天对着一棵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砍倒的桂花树乱劈以承当初触犯天条的不该,他很孤独。 
看着月亮,原来月亮也很孤独。
 
拥有着孤独的心灵,嫦娥、吴刚、月亮,以及我已经融合了在一起。 
咋看四下,宁静而幽远,名存实亡的孤独已成为我们每天的必须面对,就将它当作朋友,试着接受吧。
 

置身孤独之中,想想过去,想想现在,也想想将来。 

她的心,搁在你那。 
嘘! 
享受此刻的安静,只可意会,不得言传。 
别拿我开玩笑,板着脸怒视,不是古董。 
心情异常的沉闷,见不得别人将自己的夺走。 
比如面包,比如爱。 
填补肌饿,灌溉心灵。虚有一副身心。 
生日、新年的第二天、情人节、中秋节、圣诞节。 
去买一本书,有选择性的,这里面一定。 
涉及生活,涉及爱。 
你听好没有?别用你的双手捂住你的耳朵。 
拿下,我给你讲个故事。 
每个男孩都曾是地狱的恶魔。 
当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孩,便会心动。 
于是变为凡人。 
所以女孩一定不要辜负男孩,不然男孩又要回到那可怕的地狱。 
每个女孩都曾是无泪的天使。 
当遇到自己喜欢的男孩,便会流泪。 
于是变为凡人。 
所以男孩一定不要辜负女孩,因为女孩为你放弃了整个天堂。 
我在书本里,照抄了这个故事。 
请回答,你是否愿为我放弃整个天堂? 
那里的确很遥远,我无从追逐。 
我想想,我可以在人间作三十年的等待。 
三十年后,我已经老掉牙了,或已河西。 
满脸胡渣,我不吸烟,偶尔喝一点酒。 
你问我,为什么不是一万年? 
四个字,那太长久,我不能保证我不变心。 
面对现实,不做作,不在开心时傻笑。 
遇见,痴心绝对,爱你。 
却错爱。 
把你的枕头借我停靠一下,我在行船。 
很柔软,还有,你买的棒棒糖真的很好吃。 
馋,似乎这个字眼用的并不恰当。 
从上数到下,第三行,第一个词语,应用。 
眼睛挨的很近,有近视的可能,是否。 
泡沫塑料做成的小船很轻,你是否愿跟我一起。 
沉人大海,而我们不是长着鳃的鱼,可以畅泳。 
好好地,离开,不要在暗夜里骑车。 
我是一个,坠入地狱的人。
 

有关于S,谁? 
你是否有听过张栋梁的《当你孤单你回想起谁》? 
你是否有看过饶雪漫的《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 
二者合二为一,等于,我的心情。 

一见钟情的故事时有发生,却是在小说里。 
不真实,却让你耐下心来,看别人的爱情。 
幻想有一天在生活中充当这样的角色。 
可是从来就没有这样的机会,因为,现实总是和你对着干。 
你相信丑陋的石头也会变的美好吗?也许你不会,但我相信。 
伊甸园从来没有,救世主也不会出现。 
在你面前的,只是,一个从不放弃的人。 
每天醒来时,你期待的是一个最激动、最美好的未来! 
死气沉沉,趴在桌上,软弱的诗意缠绵。 
以真知捕捉快乐,像草丛里的跳虫,传递生命的气息。 
白金比的超长书写距离,也成就不了你的大手笔。 

总是忍不住地向她望去我的眼睛。 
她穿一袭白衣,给人以一种清新的感觉。 
你会因她的言行举止发笑,但你仍会对她十分爱怜。 
她和我一般高。从她炯炯的眼神,看到你的未来。 
现实是无法取舍的,幸福的自留地有点裂纹。 
给点阳光,你就会打心底里“嘻嘻、哈哈、呵呵。” 
你开始愤怒了吗?在这样的境况中,你看到了些什么? 
当你有一天看到你爱的人,你还会有想拥抱她的冲动吗? 
或许你回答我的是这样坚定的答案:不知道。 
你未看到当时的自己,你未知当时的心情。 
我们不理会这些,你只要记得,荼蘼,在暗夜绽放。 
越是深沉的记忆,越是在你觉得孤独无助时,被下意识的想起。 
而她,总是在我望去我的眼睛的时候,望向另一个人。 

随波逐流的人,两地居住。 
当小猪都可以尾随着它的尾巴找到幸福。 
而我却仍会在一群人当中寻思孤独。 
静静的处女地站着一个亭亭玉立的可人儿。 
兰花指拨弄散乱的头发,低头嗅着花儿芬芳的香。 
人的思想内在的忧戚悲伤,全然不顾周围。 
如云朵密集的地方,散发一股湿人的味道。 
那些温馨的卷轴中藏裹发霉的菌味。 
时间的偷,假装你我已经各自走过。 
你有权保持沉默,不要回头对我说。 
寂寞的森林唱游的生活憧憬的梦寐,你的秘密。 
冷落在天涯海角的尽头,独自清醒。 

想走的都走吧,我不想跟谁说,请你留下。 
在这里,我不知你到底快不快乐。背景音乐的声音很大。 
覆盖住你的眼神,所以的犀利都消失殆尽。 
我的后脑勺很痒,伸出你的手,给我挠挠。 
不要太用力,那样会损坏我的皮肤,小心一点。 
当我满头大汗、头晕目眩的时候,再给我来把蒲扇。 
你并不是我的奴隶,但我所说的请你照做。 
你的朋友,男,需要你的呵护,以及你的,爱。 
而这些,都是你所不能容忍的,所以,请你收拾好你的行礼。 
请走。我不想对谁说,请你留下。想走的都走吧。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