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孵梦里与你相见,在森林中唱游。

莞爾一笑,過去。weibo.com/wmcf5

 
 
 

日志

 
 

心轻上天堂  

2009-07-20 20:35:27|  分类: 心情絮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了,走了,你走了…… 

    邻居的王爷爷死了,喝了一瓶毒药。为何要以此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似乎苦命了一点。命运是掌握了在自己手里,留下一堆哭鼻子的儿孙。 

    他有什么想不开,长长的路都已走过来,怎不继续下去。是追随逝去的奶奶去了吧?两年前的奶奶早先他而去了。他们都是村里辈分最大的长辈,所有的村里人都尊呼他们为曾太公曾太婆。他们一样有着慈祥的面孔,喜欢给予别人以帮助,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如今,一个前脚离去,一个后脚跟来,无论有没有奈何桥,都相埋在地下相守。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当然没有什么浪漫可言,但他们就像所有的夫妻一样,有距离感,有彼此的相慰相依。不管怎样,还是好的,将膝下的儿女拉扯成伸出手就能见着一身结实的身板的男人女人。看着每个儿女都成家立业,有了他们自己的儿女,盖起崭新的楼房,这就是他们所希望的,他们愿意看到的一切。 

    这时候,他们就开始感到自己有些累了,可他们操劳了一辈子,哪里还能停的下来,手里没有活干就浑身不自在。总要东家走走西家窜窜,看别人家那里有什么可以做的。不等别人说,就自己忙开来。并叨开了,自己最近遇到了什么做了什么事,一边做一边说一边开心的笑。虽然儿女都在身旁,说的上的话也就那么几句。只好一番话找几个人来重复,不落个孤独终老,淡化这世态变迁,人间忧伤。 

    他们都走了,床空了,椅空了,房空了。他们睡过的床,躺过的椅,还有衣橱里整箱整箱的衣服,也要随着他们的淡去,一样样地丢掉。因为旧时的思想保守的观念,怕魂归附体,都要将他们的灵魂从房间里驱逐,换回一个思想上的朦胧姿态。不去想他们,让泪化作相思雨,而不见得相思。幸福相伴几年,死前许想死后,待我们死后,就没有人再议论我们。 

    他们的儿女为他们披麻戴孝,他们嚎啕大哭,他们喊着爹啊妈啊你们一路走好啊。我在风声传来中听到,隔着一堵厚厚的墙壁,我并不能亲眼目睹。其实我也不怎么想去看他们哭丧着脸的样子,母亲却在一旁一再的提醒,千万不要过去看。我说知道了。我一出门,她又大叫,不要到那边过。我头也不回地说,我知道了。 

    渊远流长的规矩,尘封了一个又一个的未知。我辗转来到溪边,看到溪边一堆堆散乱的衣物以及一张散了架的床。那应该是王爷爷的吧。村里有老人死了,都是往这里扔这些东西的。旁边插着几枝未燃完的香,几根被风吹着火光向后倾倒的蜡烛,白白的,昭示一个死者的亡灵已魂归西天。 

    而西天也是没有的,人们的意识中总是有太多的不可能,以让心灵得到宽慰得以寄托。不会有几个人愿意一语道破。曾看得毕淑敏的一文《心轻上天堂》。愿王爷爷的心灵不要太负重,丢的掉尘世的缘,丢的掉尘世的痛。即使是一瓶毒药解决掉的性命,也不要太在意,身后的议论马上会随风而去,埋怨的不解同样会换回理解的自责,他的儿女定会深谴生前对他的不足。作为邻居,我从他的儿女的一言一行中看到他们对于一个老人的不满,他们的心里常常有责骂。当然这实属正常,且知且不知,一个都快八旬的老人,已不再是当初那个浑身是劲威武刚猛的父亲,变的是一个弓着腰提个轻微的东西都要喘上几口粗气的糟老头。没有人爱,爱的人已离开,无心在世上苟活,或者是想念起老伴的好了。 

    来了,来了,我来了…… 

    我的老伴。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